1. <source id="absuf"></source>
          1. 消毒餐具業內人士稱按正規流程清洗難賺錢,律
            欄目:媒體新聞 發布時間:2021-05-22 17:52
            ●記者采訪了50位曾使用消毒餐具的成都市民,幾乎所有人都遭遇過默認消費 ●所有餐館使用的消毒餐具外包裝上,都沒有標明消毒日期 ●現有法律法規并未要求開辦餐具消毒單位辦理...

            ●記者采訪了50位曾使用消毒餐具的成都市民,幾乎所有人都遭遇過“默認消費”

              ●所有餐館使用的消毒餐具外包裝上,都沒有標明消毒日期

              ●現有法律法規并未要求開辦餐具消毒單位辦理衛生許可證,有營業執照就可運營

              封包式消毒餐具(以下簡稱消毒餐具),從出現、普及到被廣泛質疑,走過了一條崎嶇不平的發展路。今天,消毒餐具是否真的“干凈”?現有的經營模式是否需要轉變,未來的路又在何方?對此,華西都市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探訪消毒清洗車間“謝絕參觀”

              4月1日,成都市錦江區。學生小鄧和3名同學在一家飯館用餐,在打開一套知名餐飲具消毒企業的消毒餐具后,小鄧發現杯子內壁有污漬,不得不將碗筷重新清洗了一遍才使用。結賬時,4人共支付了4元的消毒餐具使用費。

              “我不止一次在消毒餐具里發現不干凈的東西了。”小鄧說,他真想知道“他們到底是怎么洗的。”

              記者隨后聯系該知名餐飲具消毒企業,希望能實地參觀廠房,但對方以“沒有必要”為由婉拒。再三要求下,對方又表示會有業務員來聯系,但此后卻沒了音訊。

              5日,記者來到了這家位于成都三環路外一個小巷里的企業。大門外,一些工人正將食物殘渣倒進垃圾桶中,門口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謝絕參觀”。站在門外,能看到數名工作人員正在一條流水線上進行清洗工作。“除了在里面洗碗的,外人都不讓看。”一位附近居民說。

              在表明采訪意圖后,接待的工作人員表示,不方便參觀工廠,經理外出辦事了,自己不能回答任何問題。隨后,她留下記者電話,表示會轉給經理并及時回復,但拒絕透露經理的聯系方式。

              此后數天,記者沒得到任何回復,輾轉取得該經理電話并撥通后,對方說:“采訪去問會長,我現在有點忙。”隨后便掛斷了電話。

              調查消毒餐具的認可度還不高

              記者調查得知,1元錢的消毒餐具使用費,一部分歸餐具消毒公司,一部分歸餐館,利潤分配從七三開到九一開不等,有的甚至是五五分成。這種將消毒企業和餐館捆綁為利益共同體的營銷模式,催生了諸如默認消費、強制消費的潛規則。

              記者采訪50位曾使用消毒餐具的成都市民,幾乎所有人都遭遇過“默認消費”。其中31人對餐具衛生狀況表示擔憂,12位曾在餐具上發現殘留物。近半被調查者表示,如使用費上調,將抵制使用。

              市民劉女士稱,自己外出就餐時,曾數次就餐具收費和衛生問題與餐館方發生爭執,但最終都不了了之。

              現狀餐飲店“把關意識”還不高

              記者走訪成都市區65家餐館,其中有16家提供收費消毒餐具,且均為“默認使用”。使用前,店員也不會提醒此類餐具會額外收費。其中4家更明確表示,不能更換為免費餐具。就總體情況而言,消毒餐具主要分布在中低檔餐館,在高檔餐館中則難覓蹤影。所有餐館使用的消毒餐具外包裝上,都沒有標明消毒日期。

              “一般的餐館不會花大錢購置消毒設備,用這種餐具省了部分人工,還能有收入,剛好迎合了他們的需要。”從事餐飲行業10余年的黃先生說:“高檔飯店有自己的消毒設備,而且餐具的功能性更強,一般不需要用外來餐具。”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發現,幾乎沒有一家使用消毒餐具的餐館索要了消毒餐具提供方的衛生檢測證明,而且也沒有到消毒車間進行過實地考察。“開張沒幾天就有業務員來推銷,看到其他店都在用,覺得應該沒有問題。”在紅瓦寺附近開餐館的李先生稱,“實地去看太費功夫,沒必要。”

              各方說法

              業內人士:這里面水很深

              在成都信用網上,記者查詢到在工商局登記在冊的餐具消毒單位共有55家,其中44家顯示為存活,注冊資本從數萬到數十萬元不等。

              曾經從事餐具消毒行業的王先生在接受采訪時說:“這里面水很深。”他說,按規定消毒廠房必須在200平米以上,而購置一整套正規消毒烘干設備最少也要10多萬元,同時,所有餐具都由消毒公司購置,每批次產品都要送到相關部門進行衛生檢驗。如果完全按照國家規定來做,前期投入至少幾十萬元,“而且在整個營銷過程中,我們承擔了幾乎所有的成本。餐館則坐享其成。”

              王先生說,3年前一套消毒餐具的成本只有5毛錢左右,除去餐館的分成,消毒公司能賺2-3毛錢,而最近兩年的物價和人工成本出現大幅度增長,1元錢的使用費已明顯不夠,加上一些小作坊的惡性競爭,如還按正規流程來進行清洗消毒,賺錢太難了。有些企業為控制成本,只能偷工減料,或省略一些生產環節。

              衛生局:正建誠信平臺

              成都市衛生局衛生執法監督支隊米虹表示,就抽查的結果來看,截至目前,所有被檢餐具的衛生狀況全部達標。目前正在建立有關成都地區已獲得工商營業執照的餐具消毒企業的誠信平臺,以后會將抽檢和查處結果予以公示。

              米虹說,現有法律法規并未要求開辦餐具消毒單位辦理衛生許可證,有營業執照就可運營;有些小作坊未取得營業執照便營業,無址可循,給監督帶來很大困難。

              餐飲公會:加強使用管理

              成都市餐飲同業公會執行秘書長袁小然說,2010年,餐飲公會從接到第一例消費者投訴消毒餐具強制收費開始,已對下屬會員單位就消毒餐具使用和收費進行了監督和指導。并且已將國家有關規定分發至會員單位,要求在使用消毒餐具之前索要衛生消毒證明,主動詢問消費者是否需要使用收費餐具,并告知使用費用,消費者有權自主選擇。

              對消毒餐具行業的發展,袁小然表示了擔憂:“很大程度上只能靠行業自律和企業家自己的社會責任心。”

              律師說法

              用餐具致病可向餐館索賠

              四川君益律師事務所律師徐斌說,餐館有義務和責任提供清潔餐具,消費者有權拒絕使用收費的消毒餐具,強制消費和默認消費都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消費者可以到消協投訴。如因使用不潔消毒餐具導致身體不適或生病,餐館作為第一責任人,消費者可以直接向其索賠。

            熟女黑丝,很很干很很操,欧美久草在线,亚州色网